[中国儿童]谭崇泰:中国发展经济学的领军人物

时间:2019-02-02 01:03:43 来源:莲花峰石刻资讯网 作者:匿名
  

武汉九月,天空很高。在武汉大学成立120周年之际,记者采访了着名经济学家,张培刚发展经济学杰出成就奖获得者,武汉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院长,学院名誉院长。经济学系,谭崇泰先生。汽车在山的中间,不时有各种各样的姿势和郁郁葱葱的绿草被扫除。班上的同学走了过来,步伐要么是焦虑还是徐,校园还活着。当我们到达时,先生已经坐在家里起居室的柳条椅上,占据他身后半壁的书柜主要是经济学,包括他的主编《当代西方经济学说》《发展经济学》[0x9A8B ]。

谭崇泰先生在沙发上热情地欢迎我们。先生休息了半个多世纪,和他的母校武汉大学一起轻声细语地谈了他对他的热爱。 “我今年94岁。我在武汉大学待了65年。我可以和母校谈谈我的感受。” ”

学习吴达,难忘的乐山岁月

岁月漫长,时间流逝。谭崇泰1920年6月出生于四川省成都市。19岁至1946年考入武汉大学经济系。1938年至1946年,武汉大学师生向西迁至四川乐山。也与吴达形成了不解之缘。过去并没有在时间的深处淹没。谭崇泰深深记得申请乌达大学的经历。他慢慢地宣讲了:。 “1937年,我从高中毕业,致力于电气工程,土木工程和其他工程专业。高考的目标是北京大学,清华大学或上海交通大学。但战争肆虐,国家是处于危险之中,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和南开搬到西南,合并为“西南联合大学”,上海交通大学搬到了重庆。事实上武汉大学搬到四川乐山,作为一个四川人,我期待她外面合理地选择了她。“

当他第一次进入武汉大学时,谭崇泰只觉得学校“生锈了”。西南大学的学生都穿着制服,而乌达最常见的是蓝布;西南大学早期受西方研究的影响,课程和英语教学都非常现代,吴达的书籍都是从庐山运来的。很有时间感。然而,在真正融入武达之后,谭崇泰意识到这个地方内敛的简约。这种风气被他称赞为吴达的精神。在采访中,他并没有自豪地宣讲:。 “如果你不在外面工作,你必须有足够丰富的内容。吴达属于这一类。当学校搬到乐山,图书馆也去四川去四川,实验设备全部用船运在艰苦乏味的学习环境中,我第一次看到了庞大的图书馆,那种贫穷而充满活力的素材。在我的记忆中,它仍然是新鲜的。在我的理解中,大学的“大”也体现在这里学校是:,大而专业,很有名。“那个时候,乌达很聪明,教师很强。有货币银行专家杨端流先生,财务专家刘炳麟和会计专家戴明熙先生。后来,当周玉生先生担任校长时,他招募了一批着名学者,如张培刚和韩德培先生。从某种意义上说,他们不仅是学者,也是大学精神的后代。谭崇泰在他强大的学术氛围中孜孜不倦,并且认真学习。 “着名的老师是吴达精神的源泉。当我读大学时,院长是朱光谦,国家的老师是叶圣陶先生。他们的共同特点是平易近人,深受学生喜爱。我是这个罕见的世界着迷。从那时起,情感,成为一名教师的思想就被埋葬了。学校经常邀请学校内外的名师每周一次教我们公开课。中国大师钱穆,散文家钱歌川,历史学家陈袁等被邀请了。用熟悉的名字,我终于在大学见到了他们。“

叶圣陶先生有着强烈的江浙风格,他的教学严谨严谨。他每隔两周安排一篇文章,并用红笔仔细纠正。每个学生的书都有他的笔迹。学生们也期待着做作业,并热切地了解老师的评论。谭崇泰曾写过一首小诗。其中一些是“东湖碧波梦,翡翠心灵,国家破山河,什么时候是河景?”他没有记住整首诗的内容,但叶先生的评论在——清楚。 “爱国爱情学校,深情”。

葫耕武大,发展“发展经济学”

在20世纪30年代,中国一直处于战争状态。随着改善学术的愿望,谭崇泰决定出国留学。 “1943年,我从本科毕业。第二年,我参加了全国留学考试。我获得了在哈佛大学攻读金融和经济学第五名的机会。当时,武汉大学是海外着名,美国人只知道中国的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和乌达大学等一些着名的学校。每当他们询问我的母校时,他们都会竖起大拇指。“

在美国,Tan Chongtai由Schumpeter和Leontief等着名经济学家讲授。 1947年初,谭崇泰获得哈佛大学经济学硕士学位。由于他出色的表现,他和他的朋友陈冠烈和陈文伟被统称为“哈佛三剑客”。后来,他作为特别助理前往华盛顿远东委员会,研究战后的日本经济和补偿问题。尽管这项工作很方便,但这个国家的核心好于一天。在他的心里,他真的觉得“江山新梅不是我的土”。作为中国的后裔,最好回到中国。他认为“返回中国是很自然的。正如中小学生放学后必须回家一样,他们将回归祖国作为外国知识型学生的怀抱。” 1948年,谭崇泰请求拒绝留住他的老师和同事,并坚决回到动荡不安的家园。应周玉生校长的邀请,他来到武汉大学法学院经济系任教。 “我母校的荣耀让我想念她不止一件事。在国外留学几年之后,我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想念。我决定离开美国。许多朋友建议我留下来,我相信中国人将回到中国做事。我清楚地记得我于1948年3月1日回到母校,然后成为副教授,成为当时最年轻的副教授。谭崇泰20多岁回到中国,与普通大学生没什么两样。 1952年,他还担任学校理事会副主任和副秘书长。1953年,李达成为武汉大学校长。他成为校长办公室主任,成为李达的助手。最困难的是他没有离开经济部门的三足论坛。

1957年,“反右”开始,直到“文化大革命”,谭崇泰从经济部门调来20年。他后来后悔回忆起:。 “我对经济学的停滞和倒退感到悲伤。”值得称道的是,他已经20多年没有忘记他的专业知识,他的教学和研究,他的写作很微弱,虽然他不能发表,许多手稿在“文化大革命”中迷失,留下不可挽回的学术空白,但这不是空白。

1978年第十一届中央委员会第三次全体会议后,谭崇泰回到经济系。一年一度的花朵迎来了学术春天。他热切地工作并抢走了失去的时间。 20世纪80年代,谭崇泰致力于经济学的引进,教学和研究,并将其应用于国民经济建设。谈到热爱自己生活的经济学专业,他思路清晰,愿意谈论它。:“发展经济学这一新兴学科的研究和发展问题是所有发展中国家为了寻求经济发展必须考虑的问题。也是中国。在长期的经济建设中,已经做出了巨大的努力。解决尚未妥善解决的问题。“在专业研究方面,谭崇泰敢于率先进行深入的发展经济学理论研究,紧密结合国家的实际经济建设和发展。通过新的研究成果丰富教学内容。他精心编写了许多高质量和创新的论文。 1981年,“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讨论结束后不久,谭崇泰发表了第一篇名为“新中国”的发展经济学论文,在国内经济学和思想界引起了极大的反响。从那时起,他接管了发展经济学创始人张培刚的指挥棒,并成为新中国发展经济学的领导者。

1985年,谭崇泰撰写了第一部中国发展经济学专着《经济学概论》,由人民出版社出版,成为中国第一部评论西方经济发展理论的专着。这本小册子是当时的经济学手册,多年来影响了一代以上的经济学家。1989年,谭崇泰还编辑出版了《发展经济学》(上海人民出版社),被列为国家教育委员会“七五”重点教材。这是一个基于原创作品的精品店。经济学界多次高度赞扬和重印,并发行了数十万份。美国着名发展经济学家,哈佛大学国际发展研究所所长珀金斯对此给予了热烈而真诚的评价。:“这本书的广度和深度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相信它将成为中国使用的一本书。标准教科书。”该书获1991年湖北省优秀成果一等奖,一等奖。 1992年国家教育委员会颁发全国优秀教科书奖。1993年,主编谭崇泰《发展经济学》(武汉大学出版社)在出版后立即引起广泛的学术关注和热议,被誉为“ “西方经济学史第一次与国内外经济发展思路”,1995年,他获得国家教育委员会第一届优秀科研成果一等奖,1997年获第三届全国图书奖。2000年《西方经济发展思想史》被教育部选为研究生的一般教科书。

发信息给吴达,力求务实

庐山依依,东湖很长。谭崇泰三足论坛,现年60多岁,现身体健康,精神饱满,头脑清醒,头脑清醒。自1987年以来,他已成为中国第一位招聘发展经济学博士的博士生导师。他培训了64名医生,并且仍然教授3名博士生。

在教学中,他清楚地记得教师们在学习中受过良好教育和严谨的态度,并将其复制到自己的工作中。与此同时,他确信“一位好老师可以影响学生的生活”,提醒自己树立榜样,用行动来影响和影响学生。在谈到前人的影响时,谭崇泰深情地说,当他为吴达学习时,朱光谦先生对他的影响为:“多年来,吴达始终保持着寻求真理的风格。事实上,始终保持着自立的精神,为上游而奋斗。外在因素的入侵。我在前人的领导下也练习了吴达的精神。我记得我的外语老师朱光谦先生,引用英国哲学家塞缪尔约翰逊的着名引言:在你知道关于某事的一切之前了解一切事物。这意味着要先广泛参与,然后要专业化和精炼。总之,有必要'首先发表博文',这对我的学术研究有很大的影响。这些着名的老师是非常好的路人,专业,学习,有人。我深深懂得人们做不好,所以我哈我告诉学生很长一段时间,先是好人。“在学术上,“简单和现实”的精神并没有消失,但它变得更加激烈。他经常警告学生不要浮躁,并批评伪造文章,学术和其他证据。因此,在招聘博士生和研究生时,他会严格控制并打算通过考试来磨练自己的意志。

侯德波知道如何热爱农业。到现在为止,很多人都问谭崇泰是否对今年的决定表示遗憾。他笑说没有比现在更好的了。:“做你喜欢的工作,享受山川之美。我在美国的状况很好。但我想回到中国,一直想为国家做点什么。多年来,我只做了一些事情并且发挥了一点作用,仅此而已。如果我想对母校的未来充满希望,那就是:。凭借完整的学科优势,我们将继续保持规模和宽容海纳河,培养了一批简单而现实的优秀教师,吴达的学风始终保持着“求真”的精神,这是我们的优良传统,所以我们必须继续坚持下去。必须抵制外部因素的侵袭,始终保持自力更生的精神,争取上游。“

(稿件来源:《发展经济学》杂志,2013年第21期。编辑:吴江龙)

菜鸟网